小库老师

【总有不该】三观不正/师生/原耽

【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】借梗很多/乱写的

【朝圣者】Chapter1: 机缘巧合

【朝圣者】Chapter0: 鸣沙山故事会

【朝圣者】梗

【Warrior】乱写的/角斗士剧情

写了一个欢爱中的小阉伶。
多么含蓄的第一顿肉,居然还有敏感词。
难呀。

1月22日 南京南

1月22日 南京之南

        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,雪下得很大。
        蓝泽穿着厚实的羽绒服,颈上缠着的围巾是去年圣诞高舒冉送他的礼物。面料是廉价的合成纤维,纹样也是俗气的针织款。
        气温比下午更低。
        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,湿冷雪已在植物叶子上积了薄薄一层。雪落在他的羽绒服上,又很快融化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一直走在他身后。
        他的脑海里是那几个女孩子,又忍不住把走在前面的蓝泽瘦高的背影纳入视网膜成像。
        他是不同的。无论再怎么漂亮,再怎么白皙,依旧是男人清俊的模样。他的爱热烈而澎湃,因此,高舒冉才不能随意地从他身上汲取温暖。
        不知不觉走到他楼下。
        “不请我上去坐坐吗?”高舒冉拉下蒙住嘴巴的围巾,说话的时候脸前蒙着淡淡的白雾。
        “不了。”
        有那么一瓣雪落在蓝泽的睫毛上,白蒙蒙的一片挡住他的视线。他眨眨眼睛将它抖掉。
        看在高舒冉眼里是一幅几乎动人的场景。他捏着那块巧克力,是刚刚出便利店时蓝泽揣在他口袋里的。
        “我喜欢你。”蓝泽如是说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定定的看着他。
        “我喜欢你。”蓝泽重复了一遍。漫天大雪下他们相隔两米,蓝泽说得很轻,听在高舒冉耳中却如雷贯耳。
    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    无数次面对这句话无言的高舒冉,轻应一声后快步走出蓝泽的视线。
        地表温暖了南京的雪,顷刻相融,蚀骨温存。

1月27日 曼谷之春

1月27日 曼谷之春

        高舒冉趴在床上小憩,旁边正充着电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是一条短信。
        手机的主人正在蓝色磨砂玻璃隔开的浴室里洗澡,隐约能看见他仰着脑袋冲洗头发上的泡沫。男人材纤瘦的身材在灯光掩映下显出流畅的线条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觉得自己没有偷看别人短信的习惯,他寥寥瞥了几眼,看见了一个字的备注名。
        “她”。
        心里默念了一句对不起,他抓起那人的手机,滑动解锁。

        靠,居然还设了密码。
        他一边揣摩着蓝泽的心思,一边输入了那人的生日。
        密码错误。
        他于是又输入了那人母亲的生日,仍然错误。那人女神的生日,整过容的前男友的生日,统统都错误。
        抱着一丝诡异的期盼,高舒冉道貌岸然地把自己的生日填到了四个格子中。
        迎接高舒冉的是第五次输入错误,屏幕锁定了三十秒。
        浴室里噼里啪啦的水声冲撞进高舒冉的耳朵。

        锁屏被高舒冉解开了。
        解开的过程非常的难以置信。高舒冉随手输入了1234,一张照片便欢快地弹了出来。
        是一个编着麻花辫的女孩。额前没有刘海的遮盖,只有几绺棕色的碎发散落在脸侧。眼睛是比较圆润的形状,笑起来像两弯新月,双颊有着深深的两个酒窝。
        正是蓝泽喜欢的类型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轻点了一下屏幕,照片弹了回去,留下一串你来我往的短信记录。
        “我记得你以前没有酒窝吧。”
        “嗯。整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之前就挺好看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不是喜欢酒窝么?”
        “嗯。现在也好看。”
        高舒冉一条一条逐一浏览着。两人的对话不咸不淡,女生没有直奔主题,蓝泽也没有急于表态。纯然是闲聊。
        “你以前喜欢我对么。”
        女生的这句话倒是很引人注意。高舒冉调整了一下姿势,全神贯注起来。
        “嗯。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 “听说你现在喜欢男人?”
        “没有这种说法。”
        浴室的水声在此时戛然而止。

        有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传来。
        “没有么?” 
        “没有。只有高舒冉。”
        “只喜欢他?”
        “只喜欢他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吧。”
        对话在这里中断了。女生的来意再清楚不过,浓浓的失意也洋溢在字里行间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锁上屏幕,把手机放回原处。

        蓝泽很快出来了。
        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坐到床边打开手机。看到屏幕上不是女生的照片,聊天记录也被翻到了底,蓝泽愣怔了一下,转头看向高舒冉。
        “你看我手机了。”
        语气十分肯定。
    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    见高舒冉没半点抵赖的意思,蓝泽便不再回话。他又转过头去看新信息。女生回了一句“好吧”,他嗤笑一声,暗灭屏幕,发出咔哒一声清脆的响动。
        “蓝泽。”高舒冉在背后喊他。

        “谢谢你用我的名字拒绝别人。”

1月26日 香港之冬

1月26日 香港之冬

        从南京去曼谷要在香港转机。

        他在飞机的颠簸中醒来。两个小时内他大约醒来了三五次,又因为疲惫而沉沉睡去过。
        这一次他感到精神明显有所恢复。
        身体细微的失重感让他判断出飞机在降落。蓝泽透过舷窗向外望,发现自己正飞过陆地的边缘。

        陆地的板块在高空看起来格外鲜明。机身还处在云层之上,只能隐约看见海中的几座岛屿。
        有船劈开水面,向不同的方向驶去。
        小桌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高舒冉收起来了,原先放在那上面的书被草率地插在一堆杂志中。
        是不多人读过的革命书籍。
        这个年代对革命精神的宣扬并不太充分。实际上,即使是蓝泽的母亲也很少读这样的书。
        因此他也很少静下心来阅读。

        高舒冉在旁边读一份英文的报告,不时用手机查阅生词。蓝泽是很少在飞机上开手机的,甚至一般都是开了飞行模式再关机。他盯着他看了好一会,又转头去望窗外。
        飞机正在云层中。

        “睡醒了?”高舒冉说着,边侧过头来看他。
        蓝泽无言,伸手从他座椅前方的抽屉里拿出一瓶矿泉水。
        高舒冉很快抽走他手里未开瓶的水,又把之前泡的红茶塞到他手里,将他微凉的指尖捂热。
        蓝泽于是又去看窗外,飞机已经穿过了云层。

        “外面现在是11度。你要穿外套么?”
        “不用。你穿上。”高舒冉拎起脚边的手提袋,作势就要拿出蓝泽的外套。
        蓝泽转过头看着他拿袋子的动作,把那句“我不冷”咽回去。
        此时飞机离水面很近,似乎能看到跃动的白色的鱼群。
        海不太蓝。

        眼看着跑道越来越接近,他莫名感到一股与起飞时极为相似的恐慌。他一面为落地时的巨颤作着心理准备,一面期待着落地的那一刻。
        轰鸣声仍然震耳欲聋。

        这是在一起之前的一次诡异的同游。

        Hello, HK.